1901

唯此间江湖年少偏爱纵横天下

宗主生贺

   有些迟啦,还是祝我们宗主生辰快乐!永远爱你。
         极度ooc就不打tag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少阁主真的很宠_(:3」∠)_
         我的cp全世界最甜!

         琅琊山上风景秀丽,林木蔚然,山腰以上常年云雾缭绕,犹如仙境。琅琊阁建在半山处,浸润在天地灵气里,可谓是得天独厚。
  凛冬才去,春日刚生,虽然日日放晴,住在山上却仍然感觉寒冷。
  梅长苏翻了两回身,却没落到熟悉的怀抱中,有些不满,迷迷糊糊的,伸出手摸了摸,也没摸到睡在外侧的人,被窝里有些冷。
  他撅了撅嘴,脑子还没怎么反应过来,但是对于自己被冷醒这件事很有意见。
  北境过后他虽然在老阁主和蔺晨的竭力救护下又捡回一条命,余毒皆清,但是常年病痛已经将身体损伤得千疮百孔,只有慢慢养着,才恢复得好些。
  江左盟他是不能再管了,也早早地扔给了甄平黎纲一群人。现在在琅琊阁里,蔺晨拿他宝贝似的供着,众人也知他是山上除了老阁主之外头一份的金贵,都呵护得紧,把原先的金陵小霸王后来的江左盟宗主惯得像个纨绔。
  往日里都是蔺晨搂着他睡,也从来没起得这么早,更别说被冷醒了。梅长苏顶着一脸的起床气,揉着眼睛起了床。
  还没穿好鞋,蔺晨就从外面回来了。
  “怎么不多睡会儿?”蔺晨自然地将被子拿起给他裹身上,将他的手握在手里暖着。
  梅长苏没骨头似的靠过去,嘴里嘟囔着:“冷,你不在,睡不着。”
  蔺晨乐呵呵,被依赖的感觉让他心里又柔软又甜蜜,亲亲他头发将人搂得紧紧的。
  “是我不好,今天有事起得早了些,忘了给你拿个汤婆子暖着。要是不睡了就起来吧,洗漱了好去吃早饭。”
  梅长苏又在他怀里蹭了蹭,蔺晨叫人来伺候他洗漱,自己却又走了。
  
  等他打理好自己到了外间,才见蔺晨亲自端着早饭进来。他疑惑地向碗里望去,便看见一碗卖相极佳的长寿面。
  细碎的葱花撒在上面,荷包蛋形状完好,面条切得又细又均匀,青菜鲜嫩翠绿。汤底浓郁,诱人的香气扑鼻而来。
  “这,是你做的?”梅长苏看他这么认真,面前的这碗面也处处透着用心。只是不知道蔺晨为何亲自下厨。
  蔺晨摸摸鼻子,还有些不好意思:“被你看出来啦,快尝尝合不合口味。”
  梅长苏对着他殷切的目光,也郑重地拿起了筷子。
  本来以为蔺晨一个少爷,做吃的可能不怎么在行,没想到一入口发现味道还不错。面条火候刚好,不软不硬,汤炖得浓而不腻,吃起来特别爽口。
  蔺晨坐在他面前捧着腮看着他吃,一脸满足。
  梅长苏被热腾腾的汤面暖得全身都舒服了,早起的不快已经烟消云散。对面那人宠溺的眼神也让他整个人柔和下来,他冲蔺晨一笑,端起碗将汤也喝得干干净净。
  “怎么今天想起来做面给我吃?你吃了没有?”
  蔺晨摸摸肚子,突然打了个饱嗝,难得地有几分赧然:“吃过啦,我第一次做,废了吉婶儿好多材料,她不高兴呢,我就将做坏的都吃啦。”
  其实他做坏了好几份,从昨天就开始计划了,一大早起来要吉婶儿教他。擀面,烧火,连炖汤的鸡都是自己杀的。蔺晨一个大少爷哪里干过这些活,不是把面煮糊了就是把盐放多了,吉婶儿说了他一句浪费,他想了想就把煮得不好的都吃了,现在撑得慌。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又聪明,又有吉婶儿在旁指导,总算做了一份满意的。
  梅长苏拉过蔺晨的手,见他衣服上还有些灶灰,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抹上去的面粉还没洗掉,却笑得满足得意。他鼻子发酸,有些激荡的情绪蔓延到眼睛里,化成了一片水汽。
  蔺晨抬起他的脸,调笑道:“喂,这么感动?不就是一碗面嘛,少爷我随便做做没太认真的。美人儿这么想报答的话,不如今晚我们……”
  梅长苏一听他又要不正经,瞪了他一眼,拭了拭眼睛转身走了。
  
  晚上梅长苏才想起来今天是二月初六,怪不得蔺晨给他做长寿面。只是从赤焰案后他就没过过这个生辰了,蔺晨将他改名梅长苏那天定为他的生辰,后来都过得那个,不知道今天怎么又想起来搞这出了。
  蔺晨看他坐在那儿半天没动,将他手里的书抽走了,一把横抱起就往榻上走。
  梅长苏吓了一跳,蔺晨亲亲他额头,说:“想什么这么出神?不是说今晚报答我?”
  梅长苏白他一眼,然后被轻轻放在了榻上。他拉过蔺晨脖子,抵着他额头问:“怎么想起来给林殊过生辰?不是说不认识林殊?”
  蔺晨双手撑在他两侧,温柔一笑:“什么林殊梅长苏不都是你么,你现在什么事也没有,那就对啦,之后想给你过哪天就过哪天,少爷我高兴。”说完将头埋在他脖颈,竟然开始剥起他衣服来。
  梅长苏:“喂,喂喂!”
  
  第二天梅某人揉着发酸的腰,将还在熟睡的蔺晨狠狠瞪了几眼。明明自己才是过生辰的人,怎么到头来还得吃苦?
  
  
  

评论
热度(4)

© 1901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