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01

唯此间江湖年少偏爱纵横天下

[琅琊榜/蔺苏] 江湖有待

  情人节小甜饼
        私设很多
        严重ooc
        渣文笔 小透明写文

        梅长苏醒来时正是仲春。窗外灵鸟争啼,流水清鸣,室内茶香袅袅,一片宁静祥和。他便知晓了,这是在琅琊山。
  一个灵仆端着药进来,见他一双眼睛清清明明地望着自己,忽然药碗一翻,拔腿就走。
  “阁主!梅公子醒了!”
  
  梅长苏一哂,这仆从莫不是新来的,怎的如此不稳重?他却是不知道,这已经是他昏睡的第三个月了。
  没有想到进来的却是老阁主,先是爽朗的一声大笑,然后脚步如风地到了床前。
  “好!醒了就好!你小子可真够可以的,这都让你捡回来两条命了吧!”他略略一把脉,捋捋胡子,然后又笑开来,“这下子可真是好透了,哈哈哈哈,不枉老夫给你灌了那么多好药材。”
  
  梅长苏也高兴,他又活了一次,而且根据周身的反应来看,应该是彻彻底底的好了。这下子他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地和某人过日子,可以不用害怕给他承诺了。
  只不过怎么没见那人?
  
  他想坐起身,可是睡久了到底没力气。只用喑哑的声音说:“辛苦伯父了,长苏再世为人,两条命皆是伯父所赐,无以为谢,今生当珍重自爱,不误伯父心血。”
  蔺家人是他救命恩人,更是家人,对家人他不知道如何感谢,只能保重自己,不让他们再担忧。
  老阁主摸摸他的头,叹了一口气,“你知道便好,现在什么事都完成了,你要好好地过日子,老夫也算不负故人所托了。”
  
  梅长苏将手从被子里抽出,又从门口望望,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:“伯父,蔺晨呢?”
  
  蔺晨。
  北境的战事还没完,梅长苏便支撑不住了。所幸大渝已注定兵败,剩下的事情用不着太多筹谋,蔺晨便带着梅长苏回琅琊山。
  他真的什么方法都用尽了,整个人瘦得比怀里昏迷的人好不了多少,可是那人还是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。冰续丹的药效持续不了几天了,他虽然不甘心可是也再没法子可想。整日为梅长苏续着心脉,内力消耗过多,望着怀里人渐渐消逝的生命,一个急火攻心便不省人事。
  
  后来听说自家爹终于回来了,且找到了医治长苏的办法。爷俩又钻研许久,终于将失传的古方和梅长苏的情况完美结合在了一起。只不过经此一遭,蔺晨真的累了,十多年来担惊受怕,纵是再潇洒恣意的人也受不了这样的折腾。
  知晓了长苏此番若是能醒,今后便无虞,于是收拾收拾包袱,跑到洛阳他母亲那里去了。
  
  他还是怕,长苏最后清醒的时候交代了所有人,唯独没提到他的名字,最后连个亲吻也没有。金陵城诸事亟待处理,太子即将登基需要人指导,他不能保证梅长苏一定会选他,何况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过承诺。
  蔺晨在轻舟重山间,终于静下心来整理这么多年来和梅长苏的感情,并且趁着闲时好好调理了一番此前受损的身体。
  他想,若是长苏最后能醒,那是去是留都随他,不强求,他要回金陵,这么多年的感情自己总能慢慢忘记。若是长苏不能醒,那也就,罢了。
  
  蔺晨的母亲是洛阳容氏的当家人,容氏传承虽久,这么多年却已逐渐凋零。她当年与蔺晨的父亲成了婚,终究难以不顾家族兴衰。于是这么多年都守着家族,外面人甚少知道这神秘的阁主夫人,蔺晨一年也难见母亲一面。只不过老阁主和夫人感情倒好,虽然不能时时厮守,但两情醇厚,不屑朝暮。
  
  梅长苏虽然知道蔺晨母亲还在,但是他也不知道这其中的渊源,便更没见过这蔺伯母了。
  说起来很惭愧,蔺伯父对自己有救命之恩,蔺晨更是自己挚爱,可是这么多年他也没去拜访过蔺夫人。而且还打算和蔺晨共度余生,将人家的儿子拐带走。
  梅长苏忐忑得很,他一方面难以面对蔺晨母亲,自己毕竟是个男子,若是和蔺晨在一起,那蔺家香火便得不到继承。虽然蔺伯父支持他把蔺晨追回来,可是他还是觉得有负蔺家。另一方面,他确实不知道蔺晨如何打算,是不是真的对他心灰意冷,是不是真的累了。
  
  一向运筹帷幄的梅宗主对感情方面实在是没有信心。他在琅琊阁解火寒毒养身体那些年,和蔺晨渐生情愫,后来行走江湖统领江左盟,俩人更是如胶似漆。虽然相处得久,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,可是那时他们都知道前途迷茫,何况有翻案这样一件生死攸关的事。于是俩人都只做当时打算,及时行乐不求未来。
  可如今他的身体已经能享天年,只要好好保养,也只是比常人弱了一些。他却不能保证,蔺晨是不是愿意和他长相厮守。
  若是不愿意……
  
  黎纲终于看不下去了,梅长苏已经在院子里坐了一个下午了,袖子撮得起了毛,飞流也去后山摘了三回花儿了。
  “宗主啊,您要是想蔺公子就去找他啊,在这里纠结有什么用?”
  “啊?我,我没想他啊。”
  “这话您骗自己还行。”黎纲默默腹诽,您那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是苦笑一会儿又是甜蜜的,要不是想蔺少阁主就是有鬼了。
  梅长苏没理会他,一只手托着腮,眼睛盯着插花的飞流一动不动,还在纠结要不要去找蔺晨。
  
  黎纲给飞流使了个眼色,飞流看了看梅长苏,发现他根本没在意自己,嘴一嘟过去了。
  “飞流,你想蔺晨哥哥吗?”
  飞流先是一脸惊恐,慢慢地将脸又耷拉下来,摇了摇头。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坏人了,自从去了北境他就没有欺负过自己,为了给苏哥哥治病,坏人好像也病了。
  黎纲见他这样,知道他是心里面不愿意承认。于是诱哄着:“飞流,你蔺晨哥哥是不是好久没欺负你了?你看苏哥哥现在这么难过,就是因为他太想蔺晨哥哥了,你要是和他一起把蔺晨哥哥找回来,他会很开心的!”
  飞流一听见能让苏哥哥开心,眼睛立刻就亮了。
  
  “宗主,蔺少阁主心里是有您的,他只是闹闹脾气,您去哄哄就好了。要是他真躲着不见您,您也找不到他呀。”
  梅长苏觉得也是,要是蔺晨真的不想见他,就算找遍整个江湖,也不见得能找到人。只不过他是真的想自己去找他吗?
  “苏哥哥,坏人,开心。”飞流坐在梅长苏旁边,拉拉他的袖子。
  “宗主,你看连飞流都叫你去找少阁主呢!”黎纲连忙给飞流挤了挤眼睛。
  “嗯!”
  
  梅长苏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,哭笑不得。是了,连飞流也看出来自己和蔺晨在一起才能开心,只是不知道蔺晨是不是也这样。我若去找他,他会开心吗?
  其实他和蔺晨这么多年走来,已经算得上是彼此最了解对方的人了,可现在越活越回去,反而这样小心翼翼谨小慎微。
  唉,难道还会比这更糟吗?要是蔺晨不要自己,他就不能重新来过死缠烂打吗?反正命都是蔺家人救的,豁出去不丢人。
  梅宗主终于想通了,摸摸飞流的脸蛋,对黎纲招呼:“把行李给我收拾好,我们明天就去洛阳。”
  “早就收拾好了!”
  
  蔺晨这日刚从外面回来,便听见门童说有一个姓梅的客人找他,说是他的朋友。
  他心头一震,知道是梅长苏,只是他是来找自己的还是来辞行的?
  他面上不在意,去给母亲请安的时候也神色照常,内心却是一片翻滚。
  偷偷到了梅长苏住的院子,他还是不敢进去,怕被飞流发现,跳上了院墙。
  
  正是十五月圆,院中牡丹花极盛,月光尽泻,一袭庭芳,院中树影摇曳,影影绰绰。梅长苏哄飞流睡觉的影子映在窗上,在满院清冷的月光中,温暖得让人想抱上去。
  暮春的夜晚还有些凉,露水打湿了蔺晨的发梢衣衫,他站在小院墙头,在心上镌刻那道伶仃身影。
  没想到梅长苏披着衣服出门来。
  那灯火阑珊处,他看见心上人的身影茕茕孑立,恍若梦中谪仙。
  “蔺晨?”
  
  蔺晨一顿,心头一阵激荡,他发现了?他想抽身离去,却瞥见自己的影子在庭院中斜斜映着,黑白分明。他一边埋怨自己蠢,一边轻轻落在院子里。
  “唉,光顾着看美人了,没想到暴露了自己,哈哈哈。”他随口调戏梅长苏,想掩饰自己失落的情绪。
  梅长苏自是注意到他眉眼下的落寞,心里像被揪了一下,又酸又疼。
  “蔺晨,我来是想……”
  “长苏!”蔺晨急忙打断,“天晚了,你身子不好,早些睡,明天再说吧。”说完冲梅长苏笑了一下,转身就走。
  
  梅长苏看他强装笑意,心疼得要命,好好一个潇洒公子,怎么被自己欺负成了这样。他快步上前,从背后抱住蔺晨,将脸埋在他发中,周身所触皆是一片冰凉潮湿,他便知晓这人在风露中站了多久。
  梅长苏差点落下泪来,什么忐忑犹豫一时间都分崩离析,只剩下对这人的牢牢不舍与爱意。
  “别走,阿晨,我来是想接你回琅琊山,我要和你在一起,永远。”
  蔺晨听他表白完,只觉得整个院子都静了,只感觉到自己与身后那人重重的呼吸和心跳。他控制住颤抖的声音,问梅长苏:“你还要回去么?”
  “啊?琅琊山是我的家,自然是要回去的。”
  蔺晨听他说“家”,一瞬间泪就出来了。“我是说金陵,你还回去吗?”
  梅长苏这才知道他原来害怕这个,又是一阵酸楚,只把怀里人抱得更紧,“不回去了,从今以后你去哪里我去哪里。这不是来找你了么。”
  蔺晨转过身将长苏紧紧抱住,低头去寻找他的唇,背着月光又是隔得那样近,两人的泪花都被隐藏起来。
  屋里头黎纲甄平一人捂住了飞流的一只眼睛。
  
  “你就是梅长苏?”
  “是,长苏拜见蔺伯母。”梅长苏低眉敛目,心下惴惴。蔺晨一大早就带着他见母亲,他都没怎么准备好。
  “嗯。”蔺夫人为一族之主,自然有种冷淡孤傲的气场,更让梅长苏心生不安。
  “就是你要和晨儿在一起?”
  梅长苏知道这回怕是要被阻拦,又硬来不得,只拉着蔺晨跪下说抱歉。
  哪知道容家主亲自扶他起来,还把一个小匣子放他手里,对他扯了个极淡的笑容,走了。
  梅长苏很惊诧,打开匣子,里面是一整套的首饰,手镯,簪子,耳环。他不解地望向蔺晨,蔺晨见他母亲一走立刻笑出声来,说:“这是我娘准备给儿媳妇的见面礼。”
  梅长苏无语,万万没想到丈母娘这关这么好过。然后蹬了蔺晨一眼,想把匣子塞他手上,又觉得这礼物意义非凡,只好牙疼地抱着走了。
  蔺晨自是乐颠颠地追上去。
  
  “哎?到底还回不回金陵?”
  “不回,都说了以后都不去了,怎么还问。”
  “真的?那我一个人去。”
  “你去金陵干什么?”
  “我去拜拜我的岳父岳母呀,顺便给水牛太子显摆显摆。哎!哎,长苏别打!”
  
  
  
  
  
  

评论
热度(39)

© 1901 | Powered by LOFTER